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人鱼篇(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c,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还要提前恭喜林小姐大婚。”设计师林牧是个容貌偏阴柔的男人, 留着半长的发,明明四十岁了, 看着也不过二十八·九的样子。他转身对身后的两位女助手道:“你们帮林小姐换上。”

衣帽间, 在两位女助手的帮助下, 清和换上了婚纱。

其中一位替她画了个合适的妆容, 盘好头发,连鞋子也准备好了。

婚纱很美丽, 也很合身。清和看着镜子里的模样,很陌生,既不像林芊芊,也不像原本的她。

林牧看到她走出来的时候, 也不由为那份独特的美丽感到心惊。

这套婚纱的设计是他的得意之作, 浪漫的花朵刺绣贴合着皮肤,仙气又高冷, 一般人根本穿不出来他想要的感觉, 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拿出来过。

直到那一日, 他见到传闻中任性骄纵的林家大小姐。她和传闻中的很不一样,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孤高与平和使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地与众不同。

当即, 他把这套婚纱的样图拿了出来。

与平常白色的婚纱不同,它是浅浅的灰蓝色,叶脉和花草的刺绣贴合着皮肤, 从肩膀蔓延至胸前的柔软, 距离恰到好处。

宛如一朵静谧的蓝色花朵, 在她的身上绽放着惊人的美丽。

再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这套婚纱了。

见林牧一直盯着自己身上的这套婚纱, 清和缓缓开口:“是哪儿不好吗?”

“不,”林牧回过神,笑着道:“比我想象中更适合林小姐。”

清和也不想再生波折,“那就这样吧。”便准备去把身上的婚纱换下来。

“好的。”林牧应道。

临走的时候,林牧忍不住笑着说:“后天的婚礼上,您一定是最美的新娘。”

闻言,清和微微一笑:“谢谢。”

送走了林牧,她看着韩跞让人送来的一套钻石首饰,然后收好放在梳妆柜里。

姹见她不慌不忙,不由道:【宿主,容湛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后天的婚礼你不担心吗?】

“韩跞怎么说也是被天道眷顾之人,别慌。”清和平静地说道:“就算有所偏差,但结果不会变。”

姹顿了顿,【我突然好奇你原本的身份了。】

清和回道:“我也不记得从前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又是什么身份。”

【只要回去就知道了。】姹说。

“嗯。”清和应道。

但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否则,就算回去又如何?

午睡醒来,清和起来吃过药,脸色还是有些泛白。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内容她已经记不清了,但心中却突然涌上一个念头。

她决定最后去一趟那个地方。

下了楼,周荆也在,看到她,便问:“小姐,您要出门?”

“嗯。”清和轻声应道,以手掩唇清咳一声。

“那我去把车开过来。”周荆见她脸色白中带着病态的红,便说道:“您先坐会儿。”

清和摇头,“不用,一起吧。”

“好的。”周荆放慢了脚步。

上车,系上安全带。

周荆问她:“小姐您想去哪儿?”

“墓园,一会儿劳烦周姐替我买一束花。”清和说完便闭上了眼,靠着椅背休息。

周荆从不多问什么,打着方向盘往墓园的方向开去。

车子很平稳,清和几乎感觉不到颠簸和晃动,险些就这样睡了过去。

“小姐,我们到了。”

周荆的声音突然响起,清和缓缓睁开了双眼,扶着周荆的手走下车。

阳光和煦,风却依旧冷冽,刮在人脸上有些疼。

清和顺着青石板往上走,走了大约五分钟,终于停下。她回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周荆说道:“周姐,我一个人过去就好,你就在这里等我十分钟。”

闻言,周荆将手上的那束花递给她,道:“那您请小心。”

若十分钟之后没回来,她便会过去找,毕竟自己这回的雇主天生带着严重的心脏病。

目送清和离开,周荆站在了背风处等候。

清和走得很慢,冷冽的寒风迎面吹来,她抬手按住自己围巾和大衣的前襟。

林父的墓碑在路的尽头,清和花了将近五分钟才走完。在一块新立不到三个月的墓前停下,她看着照片上那个熟悉又慈爱的面孔……

【你在为与韩跞的那个合约而感到愧疚吗?】姹见她站在墓前沉默不语,说:【对林芊芊的父亲。】

听到姹的话,清和微微倾身,把手上的那束花放在墓前,然后平静地说:【人死如灯灭,不管是谁,我也是。】

【可是你和这些普通人不一样,你不会死。】

闻言,清和扯了扯被风卷起的围巾,缓缓开口道:“会死,只是恰好被人救了,以命换命。”

姹顿了顿,【你不是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吗?】

“只记得这件事。”清和答道。

姹突然又问:【你知道救你的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清和眼眸依旧平和,“但我知道只要待他神魂完整,真灵归位,应该就知道他是谁了。”

姹不解,【救你也是对方自愿的,你根本不必这样折腾自己。】

“不,”清和摇了摇头,“不止这样,可我想不起来了……”能够让她不惜代价炼制命书,还亲自前往不能够容忍她所在的世界,那个人对她而言必然是极为重要的。

【该回去了,天变冷了。】

清和敛去眼中的迷茫之色,恢复了清明:“嗯,回去了。”

已过十分钟,周荆从另一边走来。

见她唇色泛紫,忙问:“小姐,您还好吗?”

清和摇摇头,“没事,回去休息一会儿就好。”

下山的时候地上的雪水结了冰,清和不小心歪了歪身子,最后是由周荆搀扶着走下石阶。

回去的时候又下起了雨夹雪,雪粒子打在车窗上,发出噼啪轻响。

“小姐,若是身体不适,请一定要说。”前方驾驶位上,周荆沉着不失柔和的声音响起。

清和点点头,“放心,我不会勉强自己的。”

回到家,清和把药吃了,换了身衣服躺在床上。

依旧很难入眠,半梦半醒间她总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白色长毛猫跳上她的床头,一金一蓝的瞳孔映着她的模样,然后伸了个懒腰轻软地“喵呜~”一声,继续趴在她枕边继续睡。

窗外滴滴答答地响着,也不知这雨会下多久。

就在以为这雨要下到来年开春的时候,这雨雪终于停了。

今日,天气骤然放晴。

十二月二十,婚礼也如期而至。

那一日,宾客如云,整个S市商政名流都过来了。

清和穿着美丽的婚纱出现香山的花园别墅中,腊月寒冬,唯独茶梅开得极为娇艳,衬得人儿宛若一尊玉人儿,无一丝烟火气息。

在座的人们无不为那份出尘优雅的美丽而惊讶。

她挽着长辈的手走向韩跞,两位玉雪可爱的花童在前边撒花瓣为她引路。

看到这般模样的她,韩跞眸光微动,原来这个女人生得是这幅模样么?

不过几个呼吸间,她的手便被交到韩跞的手中。

牧师宣读证婚词,彼此交换了戒指。

“下面,请新郎亲吻新娘。”

韩跞看着面纱下的她,抬手把面纱撩起,那双清明沉静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那一瞬,韩跞微不可见地皱了眉,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司仪见韩跞迟迟未动,便又再重复了一句:“请新郎亲吻新娘。”

韩跞微微弯下腰,压下心中的不适感,身体前倾覆上她的唇。她的唇很凉,就像一尊没有生气的人偶。吻上的触感很柔软,韩跞发现,这个女人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令人反感。

但只要一想到她利用那个合约要挟自己便心中生不出任何好感,他冰冷的嗓音低低响起,“这样如你愿了吧?”声音只有俩人能够听清。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