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人鱼篇(11)(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c,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送走了前来调查的警察, 韩跞坐在书房里,脸色阴沉地可怕。

好一会儿, 他拿起书房的座机拨通了一个牢记于心的号码, 等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通,“喂?”

“容湛, 林芊芊在你那儿?”

听筒里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 “不是被你自己弄丢了么?”

韩跞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是我的妻子。”

“嗯, ”容湛笑,“然后?”

韩跞握着电话的手微微用力,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

最终, 他说:“我会把她找出来。”

“呵……”意味不明的笑声似乎在嘲讽对方的不自量力, 又似乎只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啪!”韩跞重重地挂断了电话, 整个人犹如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那个名字,“容湛,我们走着瞧!”

筹码被掳走,韩跞怒急攻心,一整夜无法入眠。

直到天亮后,助理的一个电话打过来。

“总裁,白秘书刚打电话过来请假, 说是在来上班的路上不小心被车子撞伤了腿……”

助理还未说完, 韩跞便沉声打断了他, “在什么医院?”

“这……白秘书说只是擦破了皮,自己处理下伤口就好,所以应该没有去医院,而是在家里。”

韩跞皱了皱眉,“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下了楼,他看了眼时间,决定去一趟。

车子缓缓停在白慕雅家的楼下停下,刚要下车却看到一个男人刚从楼里离开。

那个男人……韩跞脸色瞬地沉了下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下了车,那个男人也不见了。

白慕雅住在三楼,韩跞站在门外,按了门铃。

不一会儿,门打开。

“怎么了……”白慕雅声音一顿,脸色微变:“韩、韩跞?”

韩跞眼神冰冷,质问:“那个男人来过?”

白慕雅下意识地后退,韩跞恰好进门,顺手关上门。

“我不是告诉过你,和他断干净吗?”韩跞阴沉地说:“还是我说的不够清楚,让你觉得我的话可以当做耳旁风?!”

白慕雅脸色煞白,“只是恰好遇上了,送我回来而已……”

“看来是我对你太宽容了,让你对另一个男人念念不忘!”韩跞冷着脸,声音好似淬了寒冰,“明天之后,你别想再见到他!”

“韩跞!你要对他对什么?!”白慕雅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将他从自己身边狠狠推开,眼眶通红,“不许你动他!你答应过我的!”

韩跞伸手扯掉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上前箍·住她挣扎的手,冷笑:“是你失约在先。”

白慕雅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哽咽:“韩跞,你已经娶了了林家大小姐,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她留着对我有用,你跟她不一样。”见她流泪,韩跞心有不忍,“我说过,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你为什么不信我?”

“信你?”白慕雅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看着他,“你要我拿什么信你?!”

“小雅,你不要逼我。”韩跞薄唇抿成一条线,下巴绷紧,“我只需要乖乖等着就好,等事情结束,林芊芊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林芊芊……威胁我?”白慕雅仰头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可笑之至,她一字一句地说:“韩跞,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真正喜欢你的人是被你弃之如履的林芊芊。还有,从头到尾,都是你阴魂不散地缠着我!”

“小雅。”韩跞语调隐含警告,“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对上他的眼睛,白慕雅身体忍不住一颤,恐惧让她睁大了眼睛。她紧·咬下唇,试图压下那股强烈的不安,不再试图惹怒他。

“你脚既然受伤了,先住到我那边,也好方便照顾。“说完,韩跞也不管白慕雅的意愿直接将她抱起离开。

白慕雅不敢挣扎,被他抱上了车。

全程,她都偏过头看向车窗外,心中的害怕渐渐地平息下来。

林芊芊……蓦地,她想起了那个仅有数面之缘的女人,那个明明生了张艳·丽张扬的脸,气质却沉静温和的女人。

自己真的可以逃离韩跞的身边吗?

白慕雅手抚上胸口,握成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车窗玻璃传来细碎的轻响,白慕雅抬头看去——

又下雪了。

十二月末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在S市的某处私人宅邸中,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气。

卧室,光线明亮却不刺眼,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角落还摆着绿植,红色的花骨朵正含苞待放。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痕迹。

昏睡中的清和隐隐闻到了花的清香,意识似乎与身体分离了开来,迟迟不愿醒来。

意识在梦里浮浮沉沉,终于寻找到了一个光点。

手指微微蜷缩,羽睫颤动,终于,她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有几分茫然,奢靡华丽的装潢风格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种,微微偏头,外头正下着雪,所有的寒意皆被落地窗隔开。

这是哪里?

清和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没有力气,连大脑的思维也迟钝了许多。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空间太过空旷,脚步声显得有些渗人。

原来越近,终于停下。

门推开。

来人很高,清和看不大清对方的模样。

直到对方走到了她跟前。

看清来人,清和眼眸微动,想起身却做不到,这具身体仿佛也已经不再受她掌控。

“宝贝儿,你醒了。”容湛的手里拿着一支针筒,屈膝半跪,握住她的手把药剂轻轻推进她手腕静脉,低沉的嗓音轻柔极了,“这是镇定剂,你的情绪不能太过激烈,不然身体会坏掉的。”

清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为了不引起你对我的警惕和害怕,我唯有出此下策,好在那天宝贝儿也玩得很开心。”容湛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颈,好看的唇微微弯起:“我说过,我会不择手段留下你。”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